无锡半程马拉松大赛开赛 两次动用直升机救人

比赛从早上7点半开跑,在半程马拉松18.5公里处,一位26岁的年轻男选手停下了脚步。身旁的急救志愿者立刻上前支援,只见该选手气喘吁吁,声称“头晕、恶心想吐”,一会就呕吐起来,全身冒汗,心跳非常快。由于当时半程马拉松临近结束,大量选手通过赛道,救护车无法快速转运,于是指挥中心决定启用直升机救援。9:50左右,无锡市人民医院接到120电话,马上有伤员要转运过来。全体人员立刻进行一级响应状态,人员、设备、物资全部到位。上午10点,飞机起飞,空中传来轰鸣声,一架救护直升机出现在人们的视野,很快直升机飞临医院上空,10:03分,悬停片刻稳稳地降落在无锡市人民医院急症中心前的广场,数十位医务人员、后勤保障人员、安保人员聚集在急诊中心,佩戴袖标,准备转运车、医疗急救物资,管制院内交通。早已准备好的医务人员和后勤保障人员,推着转运车迅速冲上前去。机舱门一打开,医院急救人员快速完成与直升机上120救护人员的简单交接,给伤者系手牌,上面填写好伤者相关信息后,立即抬上院内转运车,向急诊抢救室飞奔而去。伤员转运到急诊科抢救室,急救医师立即一对一地对伤者进行医疗急救处理,开医嘱,病历记录,分流伤员,请会诊,共同研讨抢救治疗方案……医务处、护理部到现场指挥抢救工作。经过医生检查,小伙子达到医院后心跳120,体温38.3℃,医务人员立即进行扩容、输液、补充电解质、解痉等对症处理。10:03,开通静脉通道、初步急救处置已全部到位。经过治疗,小伙子症状缓解,3小时后基本恢复正常,顺利出院。
 
40公里处一男子倒地不起昏迷
 
中午11点多,在全程马拉松过40公里处的太湖大道上,一位男选手突然倒地不起,一旁的急救志愿者发现后,上前检查发现他已经神志不清,全身大汗淋漓,立即呼叫指挥中心,“120”急救人员前来支援,发现该选手已昏迷,血压低至40/65,呈休克状态,情况非常危机,如果不及时转送抢救,伤者可能会有生命危险。于是直升机再次出动,11:25分,飞机从新体的起降点起飞,飞机上医务人员为患者建立静脉通道,并时刻监测病人心电、脉氧、血压等生命特征。约11:30分降落在无锡市人民医院。这是最重的一个伤员,“男子48岁,途中突发晕厥,昏迷倒地,送至医院时仍昏迷不醒,全身大汗,四肢湿冷,处于休克状态。血压只有65/49mmhg,外周已抽不到血,脱水严重,情况非常危险。”了解情况后,医务人员立即为他开通双静脉通道,加压输液,扩容升血压、补充电解质……经过半小时的抢救,患者终于恢复神志,意识转清,大家都为他感到庆幸,不然长时的休克,将给他的心脑肝肾等器官带来不可逆的损害。目前这位患者继续留在医院治疗。
 
直升机设置四个起降点
 
无锡市120急救中心调度通讯科吴隽告诉记者,马拉松运动是一项挑战人体生命极限的运动,意外情况难以完全避免,因此比赛期间的医疗急救保障非常重要,根据计划,在保证急救车日常使用的情况下,120急救中心在整个马拉松期间派出救护车12辆,1辆指挥车,额外增加了一辆直升机用于转送危急重症病人。根据赛前安排,他们在新体北面(全马终点)、蠡湖中央公园(迷你马终点)、江南大学东大门(半马终点)这三个地方设置了飞机的起降点,另外还设置了1个备降点在隐秀路和望山路的路口。飞机上拥有2个飞行员和2个医生,救治设备参照救护车急救标准,比赛时直升机随着选手移动起降点位置,随时待命。根据其它城市马拉松举办的经验,一般跑者容易出现意外的地点在18公里到达半马终点以及38公里到达全马终点,这两个地段也是作为医疗保障的重点防御之地。
 
三道防线筑起急救保障
 
吴科长介绍,从整个比赛医疗保障流程来看,分为三道防线,第一个是赛道志愿者,也是第一个在最短时间内发现伤者的人,并对他们的病情进行初步判断;第二个,快速找到最近的医疗点,及时将伤者情况上报,普通轻伤者立即撤离赛道,无法做出判断的立即呼叫救护车前来;第三个,救护车到达现场后对伤者病情进行急救并快速做出救护车转运还是飞机转运的决定。 据悉,此次锡马过程中共计7人被送往无锡市人民医院、无锡市中医院、无锡市四院等医院救治。其中包括一名游客被类似于航拍的物品砸中,头部出现大量出血,缝了7针,幸运的是经CT检查,颅内未受伤害,目前在医院继续治疗;1人由于严重腹痛被救治,大多数为晕厥、恶心、呕吐等热中暑的症状。截止记者发稿为止,大部分跑者的病情已经好转或者自行出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