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朝伟写《路人甲》影评 才貌双全引网友惊叹

香港导演尔冬升的新片《我是路人甲》5月在香港举行了一场小型试片会。活动结束后,影帝兼好友梁朝伟为该片写下了一篇观后感,发给导演尔冬升。今天,有媒体曝光了这篇文章,文字质朴、深情,梁朝伟将过往三十年的演艺之路自比影片中的“路人甲”,让网友见识了大荧幕下不一样的影帝,不仅眼神深邃高颜值;他温暖文艺,又透着感性。有网友评价:“这是今年看到的最舒服的文章。”

文章如下:
 
      中国电影市场看似混乱其实是有规律可循的,事实上,只要你智商正常,在圈子里待几年,那么对于什么样的电影能有排片有票房,什么样的电影注定入不了影院经理们的眼,你都会有一个基本的判断,误差只在于票房多少而已。
 
  在今年的电影市场上,不管是《闯入者》、《念念》 、还是《十二公民》,都验证了这个规律。尽管很多人抱屈有之怒斥有之,但市场就是市场,想赚钱就要按赚钱的规律来。我并不愿对这规律表示鄙夷,甚至认为这是对的。但是,电影市场是一回事,电影是另一回事,电影本身的创作与表达与观赏与思考,以及它所带来的我们每个人世界观的构建,都是经由市场来运行,但又超脱于市场与金钱之上,遵守着另一套恒久的法则与规律,有舍有得,就是这么简单。而知影建立的初衷,也不过是希望传递出那“另一套守则”中的美丽,时光过去,人们有忘有记,而该记住的我已尽力记下,如此而已。
 
  所以,当尔东升决定去拍一部没有明星没有商业类型没有炒作看点讲述的还是没人关注的横漂一族故事的电影的时候,我们都知道,他想要做的事情,是艺术本身而不是商业来驱动的。这位被我认为是香港电影黄金时代最后一位才子的导演,尽管背负了曾经商业的辉煌、多少人青春的启蒙、如今的没落唏嘘等等这些香港电影带来的标签,他仍然把目光转向纯粹的普通人与普通生活,用圈内人最熟悉的生活素材,和圈内人最不熟悉的方式来构建这样一部电影,先抛开技术层面,光这份舍与得的勇气,就很让人热血沸腾了。
 
  所以下面这篇文字的出现并不意外:梁朝伟为尔导亲自动笔写出了年度最佳的电影宣传文案(请使用影评一词的媒体同行们注意专业素养),而我们明知这是宣传文案,明知要不到转载授权还要发表,也不意外。虽然没有看到这部电影,还不能说好坏,但我希望能有人去看,毕竟看电影可以不是为了明星或特效,电影值得成为电影本身,我们也值得在银幕上看到与我们一样的路人甲们,而不是什么美妙幻想。流星的声音,终究是会被听到的。
 
  2012年初,《大魔术师》上映。之后的三年里,我和尔冬升各忙各的,几乎再没见过面。
 
  这三年中,我听说这位老友跑去横店拍了一部和群众演员有关的电影,叫作《我是路人甲》。当时最令我感到好奇的,其实不是他为什么要去拍路人甲,而是他要怎么拍。这个一出道就当男主角,才貌双全又很任性的大个子,他从来都没做过路人甲,他要怎么去拍出路人甲的人生?
 
  就是这样一个人,最近突然找到我,说要请我看电影。于是,我有幸提前看到了那部传说中的《我是路人甲》。
 
  这是一次很意外的观影经历,如果要用一个词来概括的话,我会想到“舒服”。对,这是我今年看过的最舒服最清新的一部片,也是我最喜欢的类型,有传递信息,会让人思考,无论笑或哭都发自内心,毫不勉强。
 
  尔冬升好像变了,变成熟了。
 
  我想他听到这句话可能不一定很开心。
 
  时光流转回2001年,那一年,我去横店拍《英雄》。
 
  那是我第一次去横店,当时天气转凉,还没有那么多人,我每天踩着单车去片场,收工之后也会骑车到处转转,无聊时还会买些烟花,然后找个空旷的地方放一放。横店的夜晚很静,放烟花的时候会吓到一些乡亲大叫,我躲起来偷笑,假装与我无关。
 
  那年的11月19号,新闻说晚上会有狮子座流星雨。半夜收工后,我拖着导演还有组里的人跑去片场的楼顶很兴奋地等着。突然,一颗流星划过,然后,又一颗。起初我们都会开心地欢呼,接下来就被越来越多的流星吓到,每个人都不再说话。
 
  在这样安静的环境里,我隐约地听到了“咻咻”的声音,起初我有些奇怪那是什么声音,后来随着“咻”的一声,又一颗流星划过头顶,那时候我才发现,原来是流星划过天空的声音。
 
  在那之前,我从来不知道流星也会有声音,城市里太嘈杂,人人都很忙,没时间听流星说话。
 
  因为那场流星雨,我至今对横店都留有很美好的印象。
 
  时光流转回30年前,当时的我还在卖家用电器,生活无风无浪。那时候我对未来的唯一设想就是,如果没意外的话,大概会一直升职到销售经理吧。
 
  这样其实也没什么不好,但偶尔会觉得,这似乎不是我要的生活,至于我到底要什么,那时候的我并不知道。
 
  多亏一位老友,那段时间一直给我洗脑,每天给我画各种光怪陆离的蓝图,劝我放弃工作和他一起去考艺员训练班,我最后被他说动,于是迈出了那一步。
 
  我很感谢那位老友,但我妈当时很生气,因为她觉得这个叫周星驰的家伙害他儿子辞掉了稳定的工作,去上什么前途未卜的培训班,我至今都记得她当时对我说的那句话:“衰仔!我一块钱都不会给你!”
 
  她真的是讲得出就做得到,在艺员训练班的那一年,是我靠自己之前的积蓄撑下来的。那一年,我每天出门只带十块钱,走路去上课。如果不小心起晚了,十块钱就要交给的士司机,那天便只能捱饿。
 
  我很怀疑我有没有对尔冬升讲过那段经历,因为,电影里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和当年的我,真的是一模一样的境遇。不单是他,戏里的每一个路人甲,从初入行时的不知所措,到演戏时的每一次用力过猛,都会让我忍不住笑出声,就好像看到30年前的自己。
 
  唯一的区别,是他们带着明确的目标去了横店,而我是在进入训练班之后,才发现这是我想要的人生——我想要成为一名演员,不是明星,不是影帝,就只是演员。
 
  “演员”这个词对我而言分量太重。2013年,我在L.A工作的时候接触到一些“临时演员”,他们平时都在从事各种各样的职业,有的是侍应,有的是清洁工,但当你问他们是做什么的时候,他们还是会说:“我是个演员。”
 
  我相信,能说出“我是演员”这句话的人,对演戏一定是有热情的。对我来说,演员的工作就是无条件把戏做好,无关其他。
 
  这些年来,经常有人问我,如果不做演员会做什么?我至今都想不出这个问题的答案。我不会做别的,从我入行那天起,就有一个强烈的执念伴随我,就是:不管我的角色是什么,戏份有多少,哪怕只给我一秒钟的镜头,我也要想办法让你在这一秒钟内记住我。
 
  为了实现这个执念,我努力练习了很久,很难说这个执念就是我最初的“梦想”,但我要对得住“演员”这两个字,就必须做到这一点。
 
  在片场的时候,我会常常忘记我是梁朝伟,因为我只记得那个执念,到今天也是这样。
 
  回到眼前。我最近在家里看了很多日本电影,尤其是染谷将太主演的几部电影我很喜欢。看《我是路人甲》的时候,也好几次有种错觉,那个叫万国鹏的男孩和染谷将太有些相似,懵懂的样子在无形中化解了故事本身的压力,令到观影过程也变得轻松愉悦起来。
 
  是的,《我是路人甲》这故事本身并不轻松,主演亦都是陌生稚嫩的面孔,但尔冬升太聪明,他很清楚,要完成这个题材,唯一的办法,就是找真正的路人甲来演。对演员抱持着清楚的认知和无比信任的态度,是他自《癫佬正传》开始树立起来的风格,我一直记得他看演员的眼神,那眼神分明就是在说:对,我没看错,你就是这样的人。
 
  这感觉有时候很讨厌,但他偏偏总是对的。
 
  戏里,年轻的路人甲们在探讨何为成功,我看的时候也在思考。我理解的成功,不是衣食无忧,不是获奖无数,而是你能否真正享受每一次努力的过程。有梦想有目标是好事,但如果只看到目标,就很容易忽略过程,就像跑步一样,你一心想跑到终点,就会忘记欣赏沿途的风景。
 
  所以,我们有时不懂珍惜,有时自视过高,有时怨天尤人,其实说到底,都是放不下自我。很多心中不平都因为放不下,当我们学会放下,往往会获得更多。
 
  梦想,不仅仅是有梦、敢想,还有做梦和思考的过程。因为有了这个过程,所以,结果是什么,也没那么重要了。
 
  在大多数人看来,路人甲只是路人甲,就像偶尔擦过夜空的流星,不会一直停留在你的生命里。
 
  但是,即使微弱如流星,也会有它的轨迹,也会在夜深人静时,借着划过夜空的那一秒钟,发出属于它自己的声音,希望被有心的人听到。
 
  我想,路人甲也是一样,在默默坚持了那么久之后,终于遇到了那个叫尔冬升的人。
 
  这一次,希望有更多人听见流星的声音,哪怕只有一秒。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文/梁朝伟
 
  演员。